最新资讯

母女链(2014-05-19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高考毕业那年,硪不负母亲的希望,终于考上北京的一所高校,母亲高兴不已,当我拿出录取通知书在她面前时,更是激动的落下泪来,我知道,这是她一辈子最大

的心愿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母亲是个地道的农村妇女,至从父亲在我年幼的时候去世后,多年来都是她辛苦的把我拉扯大的,要知道一个女人拉扯大一个孩子真的很不容易,还要坚持给最好的教

育。看着母亲流下泪来的那一刻,我的心里是一种酸酸的味道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考上理想的大学,母亲更是忙里忙外的,见一个人就告诉一个人,说我们家闺女可以上北京了,以后肯定会有大出息,到时过来喝喜酒,乡亲们都很纯朴,也很热情。

晚上,母亲跟我说,你考上大学是件好事,我们家也很久没办过喜事了,这次一定要热闹热闹,我听了忙说:“不用了,妈,你开心就好,不用搞的这么隆重的”  母亲一把拉过我的

手,说:“闺女,这辈子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愿你好,你好就是妈好,妈知道你乖,这次你就听妈的“。我没办法,就依了她的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办酒那天,家里好热闹,乡亲们都纷纷过来道贺,我妈高兴的都笑的合不拢嘴,我知道,这是心底最深处的希冀。晚上,妈妈把握叫回房里,她把今天办酒收的钱和一个

盒子给了我,说这次你上大学,去北京,挺远的,多那些钱放在身上,想吃什么就买什么,千万别亏待自己,我说不用,学校里会有补助的,母亲应是强推给我,我就收下了。

突然,那个盒子我感觉很眼熟,打开一看,这不是曾奶奶给母亲的那条珍贵项链吗,我挺惊讶的,这可是母亲一生最呵护的东西,可是她这一生都没带过,我知道,母亲是想要

是我想家了,可以看看这条项链,就感觉不会那么孤单。那一瞬间,我的眼泪都快掉了下来,可是我没落泪,我咬了咬牙,因为我知道,我一哭了母亲也会跟着哭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时间就像白马过驹,转眼我就要去学校报到了,9月,家乡的麦子差不多都成熟了,金黄金黄的,母亲把我送上车,路边的麦子在风中摇曳了,我和母亲都沉默着,一句

话都说不出来,到了车站,母亲把行李给我,说,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,要是想妈妈了,就打电话回来,要是想妈妈了,就看看那条项链,母亲会一直陪在你身边。我笑了,9

月的阳光挺大,也挺辣,照射在母亲的脸庞上,我看到的是一种不舍,这一去不知道何时在见母亲,我拿起行李上了车,车开动了,母亲朝我告别,我在车窗边默默的看着母

亲,瞬间,我看到母亲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,那一刻,我也哭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到了北京,有太多的新鲜感,我就像个陌生人踏入了这座城市。后来,我要是想母亲了,我就会拿起项链看看它,回忆以前的日子,总是带着点温馨,又带着点伤感

。但我知道,在那一方,也有个最爱我的人在思念着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