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资讯

母亲的吊坠项链(2014-05-16)

        今天是我和老公结婚的日子,看着母亲泪流满面的样子,我发现她一下子苍老了,一瞬间,我才明白岁月太深,把母亲的容颜侵蚀着,我以前就应该多陪陪父母。对于今

       天我的婚礼,一辈子就一次,当然的风风光光,热闹非凡,然而我却会议起了母亲和父亲的婚礼。

     父亲和母亲的婚礼,对我来说有点神秘。因为,既没有影像记录,也没有结婚纪念照。偶尔去到父母的屋里,也没能看到那“传说”中的结婚纪念照。倒是有一张老床和一个

     衣柜听说是父母结婚时用的家具,而对于父母的婚姻,能让我联想的也只有这两件八十年代的旧物了。

父亲说,他们是“旅行结婚”的,可因为说的是方言,我没能听明白他究竟说的是“旅行结婚”还是“理行结婚”。总之,就是咱们今天说的“裸婚”。有时想起来,父母还真“潮”,

咱们二十一世纪年轻人的流行元素,没想到他们早在八十年代就尝试过了。笑就笑过了,可笑过以后,忽觉得嘴里多了些苦涩的味道。自己也会构想自己未来的婚礼会是怎

样的雄伟壮阔、浪漫温馨,而如今,却会想想,在给自己完成婚礼之前,是否应先给父母补个婚礼呢?

天下有不对自己的婚礼满怀憧憬的女人吗?我想,没有吧!当问起母亲她的婚礼最想要的礼物时,母亲说,她要一条项链,这也是当年父亲与母亲结婚时,父亲对母亲许下

的承诺。“一条项链?”我满脸诧异的问道。如今,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就能带着满街跑,银的、金的、铂金的、镶钻的,款式多样,琳琅满目。然而,一条项链就是我这

年近五十,饱经风雨的母亲,对自己一生唯一一次婚礼的要求吗?眼中有滴泪,老想淌下来,仰起头,终于还是忍住了!没有钱,能结婚吗?除了法律对此未作规定,还

有一些像母亲那样的女人会毫不犹豫的说:“可以!”而他们只有一个希望,希望和她爱的男人去创造一个家,创造一片属于

他们的头顶的天空。

九十年代,我出生了,这个太过苦涩的家庭,终于因为我的加入而多了一丝甘甜。其实,我觉得在那个没有婚礼的婚姻当中,我才是他们最大的结婚纪念。我是幸福的,因

为他们把浓浓的爱给了我,可我也是可怜的,在那样拮据的条件下,为了养育我,他们把我送到了奶奶家。他们在外面没日没夜地干。而年幼的我,却在奶奶家过着缺少母

亲怀抱的日子。当母亲赶来看我的时候,我傻愣愣地盯着这个看起来有些熟悉、有些温柔、有些亲切的“阿姨”直勾勾地看。站在一旁的奶奶忽然说:“傻孩子,不知道叫妈妈

呀!”后来,你常拿这事调笑我说,“当时你一下就扑到我的怀里‘哇哇’大哭。”我怎么也不愿承认,不过,好像是那样的吧!最后,你把我接走了,你说,像所有母亲一样,

你忍受不了孩子不在身边的日子。而我看起来,哭得让你的心绞痛。不过,后来我好像更惨了。你背着我“上车下车,赶东场、赶西场”,而我却在你的背上,睡得又汗又

黑、又死又沉,可怜极了!可除了我,再没有人能知道,睡在母亲的背上是多香哩!没有人知道!因为,我是你的孩子,你最疼最爱的孩子!

而“项链”,对于那时的母亲来说,只是个奢望,只是个梦,也只是父亲欠下母亲的一个承诺,一个爱你,永生永世的承诺!

二十一世纪,千禧之年,国家的经济正处在飞速发展的时期,父亲和母亲结婚已经十多年,风风雨雨将他们的婚姻洗涤了个遍,那时他们撑起的家的确已经焕然一新。这

时,母亲的心里似乎有一股洪流在涌动,那个十多年来被按倷的梦,似乎在一点地破壳苏醒,也离她越来越近。母亲终于怀着满心的期望,像个小女人一般地向父亲调侃

道:“你当初答应买给我项链呢!”“项链?就是那个女人戴在脖子上,金光闪闪的东西吗?也没什么好看呀!”那时,我这么不懂事地向母亲说道。父亲思考了一会儿,

了,这一等又会是多久呢?母亲的眼里,似乎有一丝光芒一闪即逝,那该是,那时的我还未读懂的失望吧!

一年又一年,一日又一日,家境是好起来了,可还是风里来、雨里去,从我的那些个因为要帮家里做生意而失去了的寒暑假的怨声载到中,我便深刻地体会到了苦和累。母

亲的那个梦似乎被忘记了,好像从未有过,她也没有再提及。直到那天,我看到你容光满面,看到你脖子上的项链星光闪闪。“哇!好漂亮!老妈,你好像年轻了十多岁

耶!”你笑了,笑得那样开心,笑得那样幸福!可那一瞬间,我多么想哭呀!经历了多少,才换来的今天呀!